“人工智能第一股”虚胖 AI能否救科大讯飞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7日

       北京报道, 有“人工智能第一公司”之称的科大讯飞(002230.SZ), 近期生活颇为动荡。 10月25日, 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姜涛在2018年第三季度投资者交流会上再次澄清了AI同声传译事件以及科大讯飞涉足房地产的传闻。 他还表示, 科大讯飞第三季度扣除的非净利润下降近90%, 是由于未来投资过度所致。 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话题的偏爱, 让科大讯飞的市值在去年11月的盘中一度突破千亿大关。 但其近期卷入舆论漩涡, 不仅反映出公司高估值与低盈利的深刻矛盾, 也反映出市场对AI技术落地的质疑。 在众多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AI行业后, AI能否支撑科大讯飞的未来? 科大讯飞2018年三季报中的“吹嘘业绩”收入与扣除净利润下降90%的非净利润越来越矛盾。 财报显示, 科大讯飞今年第三季度营收近21亿元, 同比增长61.43%。 但当期扣除的非净利润不足443万元, 同比下降近90%。 纵观今年前三季度, 科大讯飞近53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56%, 但扣除的约2463万元的非净利润也同比下降近80%。 此外, 科大讯飞今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7亿元, 同比下降7%以上。 姜涛表示, 扣非净利润下降源于对未来的高投入。 财报显示, 前三季度, 科大讯飞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近69%, 高于营收增速。 姜涛表示, 这是因为科大讯飞的to B业务正在经历重心下沉。 他提到, 科大讯飞过去承接过很多省级项目, 大型项目占收入的比例比较大。 现在, 已经覆盖了越来越多的地市级销售服务体系。 此外, 科大讯飞目前的研发费用也同比增长近70%。 江涛表示, 科大讯飞今年前三季度新增毛利同比8.98亿,

基本投入到研发、销售体系建设等方面。他还表示, 科大讯飞76%的费用是 与人员工资有关。 他透露, 科大讯飞今年上半年新增员工2550人, 丰富人才的基础工作已经完成。 作为参考, 科大讯飞2017年年报显示, 其员工人数超过8000人。 蒋涛还表示, 科大讯飞上半年确实有比较大的负现金流, 但是三季度的现金流已经是正的1.29亿元, 这和to B的行业节奏有关。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科大讯飞获得的高额补贴是其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 财报显示, 科大讯飞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19亿元, 但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高达1.94亿元,

其中政府项目补贴5700万元。 此外, 科大讯飞还在三季报中出售了可供出售的金融融资。
       生产及子公司的少数股权, 并获得利润5900万元。 姜涛表示, 科大讯飞获得的补贴包括政府项目补贴、软件退税和办学补贴。 其中, 政府项目补贴仅占科大讯飞当期收入和毛利的一小部分。 2018年前三季度政府项目补贴占当期收入的4.2%。 “每个项目补贴都有明确的使用方向和合规要求, 并经过政府主管部门和第三方机构的严格审核。” 江涛说道。 需要提到的是, 科大讯飞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政府支持。 2017年, 科大讯飞共获得补贴1.49亿元, 其中政府项目补贴6700万元。 今年前三季度, 获得补助2.22亿元, 其中国家项目补助1.01亿元。 商业变现模式在哪里? 科大讯飞多次获得政府项目补贴后, 其人工智能产业备受外界关注。 2017年11月, 科技部宣布依托科大讯飞打造国家级人工智能智能语音开放创新平台。 与此同时, 三大互联网巨头BAT宣布建设国家级人工智能开放平台。 同样是在去年11月, 科大讯飞的股价创下49.75元的峰值, 盘中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大关, 堪称妖股。 除了二级资本市场大涨, 科大讯飞还通过持续定向增发获得了大量资金。 2018年5月, 科大讯飞还针对不超过10个具体标的启动了35亿元的定增。 这也是上市以来最大的固定涨幅。 公开资料显示, 这几年累计募集资金超过50亿元。 科大讯飞因AI技术的潜在市场价值而受到资本追捧, 但整个AI产业的变现并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 有来自AI初创公司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公司现在的主要工作重点是继续开发新的应用场景尽快落地, 尽可能多地获取用户, 并在国内考虑可行的商业变现模式。 未来。 科大讯飞2018年半年报显示, to B领域的教育信息化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
        本期, 其教育产品和服务与教学业务合计占其总收入的22.26%。 但这部分营收规模只有7亿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 本期教育业务占营收的比重较去年同期下降了7%以上。 目前, to C业务被视为科大讯飞新的营收增长引擎。 姜涛透露, 今年前三季度消费品业务收入达到18亿元, 同比增长118%。 它占公司收入的1/3以上。 毛利率可达37%。 前三季度, 教育业务实现收入11.3亿元, 同比增长28.64%。 他还提到, 科大讯飞营销投入比较大的原因之一是科大讯飞toC业务的增长, “我们现在开始做广告, 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搭建终端门店和渠道体系。 这些都在一个阶段。
        性投资的过程。 “但to C业务显然也意味着更大的竞争。除了BAT等互联网巨头, 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初创公司。飞象网CEO向立刚认为, 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能力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

但变现能力差, 产品能力不够。至于科大讯飞在消费产品上的努力, 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一切都有边界, 做底层技术的企业缺乏制造和积累 渠道方面, 做消费级产品并不是科大讯飞的强项, 他还告诉记者, 语音只是人工智能的一部分, AI还需要对引擎、大数据、智能传感等技术进行处理。 科大讯飞并不完美。“以科大讯飞目前的营收不足100亿元, 还无法做出完整的生态布局。 在某些垂直领域更适合更强。 ”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时, 科大讯飞目前股价为22.2元,

较去年11月的最高点已跌去一半, 市值也跌至465亿元左右。 尽管科大讯飞高管已经公布了增持和支持市场的计划, 但科大讯飞面临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 2018年至少要实现4.35亿元的净利润,

距离完成剩下的仅剩两个多月 目标为2.16亿元。
       


Copyright © 2007 南方工程有限公司 nanfanggongchengyouxiangongsi (wardslegalservices.com),All Rights Reserved